『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唐不良人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三箭定雪山

[字数:6467 更新时间:2020/6/25 7:06:00]




  安文生听到苏大为的话,6suncity.com:差点没忍住喷出来。

  “我信你个鬼……你的箭法有多烂,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苏大为的身手各方面都不错,但有一点。

  他的骑射真的是不敢恭维。

  去年跟阿史那道真组队行动的时候,为此没少被阿史那道真嘲笑。

  苏大为当然是义正辞严的表示,阿史那道真就是个傲骄,是个臭屁精,最喜欢自吹自擂。

  不过,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他,还是虚心向阿史那道真请教骑射之术。

  一晃快一年过去,骑射功夫倒没听说长进,不过看样子阿弥这吹牛逼的功夫,深得阿史那道真的精华。

  苏大为被他一番嘲笑,在掩嘴偷笑的聂苏和瞪着大眼的李博面前,颇有些挂不住面子。

  气道:“你行你上,这弓给你。”

  “嘿嘿。”

  安文生呲牙一乐:“当然……”

  “当然不行!”

  他耸了耸肩膀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不喜欢军中之事,骑射什么的一概没练。”

  “那你说个屁。”

  苏大为瞪他一眼:“还不快自觉一点,用你风骚的身形,吸引吐蕃人的箭,给我创造机会。”

  “恶贼!”

  安文生磨了磨牙,似是被苏大为气到牙痒。

  但最终他还是乖乖的听命,老实的站出去,双手插腰,还没来得及装逼喊一声“安大郎在此”。

  就被一阵呼啸的箭雨射了个手忙脚乱。

  “阿弥,你快点,再不快点老子要被射成刺猬了!”

  安文生惨烈的叫着。

  那是苏大为在他身上从未听到过的哀嚎。

  苏大为心里一惊,暗自替安文生祈祷:“老安该不会是被射中屁股了吧,这叫声也忒惨了点……”

  “阿兄,你再不快点,安大兄只怕真要被射死了。”

  “这就开始。”

  苏大为掂了掂手里的弓。

  这弓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

  一般的弓弩年代久了,一定是弓体腐朽,弦也烂光了。

  但这弓就和飞行翼装一样,保存的得分完好。

  苏大为心中暗道:“连衣服都能保存下来,这弓箭,希望也带点黑科技吧,不说射死论钦陵,只要能射到他那杆大旗附近,让吐蕃人混乱一阵也就够了,但愿射程够远。”

  心里默念着,他拉弓试了下,感受了一下劲力。

  拈起一支箭。

  这箭也不像普通的箭,箭杆似金属造就,浑然一体。

  入手十分沉重。

  这哪里是箭,分明是缩小了的守城床弩嘛。

  苏大为在心中暗道。

  说时迟那时快,他低呼一声:“小苏帮我挡住箭,让我射他们一箭。”

  “好!”

  聂苏双手一张,一个半透明的气泡浮在前方,遮挡箭雨。

  苏大为双臂较力,吐气开声,暴喝一声:“开!”

  紧身的黑色翼装上,一块块的肌肉卉起。

  他的脸庞涨得血红,耳中听得“崩崩”声响。

  手中的弓被他拉至浑圆。

  这一幕,把站在后方的李博看得呆了。

  这么大一张弓,只怕比军中最硬的强弓还要沉重,苏大为居然一下子就拉满了。

  他却不知,苏大为身为异人,最先开启的就是炼体之术。

  他的双臂早有千斤之力。

  但拉开这弓,依旧感觉十分沉重。

  不及细瞄,凭着感觉锁定方向,手指一松:“中!”

  崩!

  一声震耳欲聋的炸响。

  聂苏双手一挥,气泡从中分开。

  苏大为的箭,化作一道流光,一闪而逝。

  沉闷的炸响和弓弦颤音久久不息。

  头顶上方的冰雪簌簌下落。

  吐蕃人的箭都为之一滞,仿佛被这一声弓弦响给吓住了。

  箭若有王,这声便是箭王的怒吼。

  属于论钦陵的雪山狮子旗距离平台的方向,在斜下方六十度,大约数里外的山道上。

  寻常的箭绝对射不到这么远。

  但是苏大为这一箭,去势异常凶猛。

  只听破空呼啸,空气为之撕裂。

  肉眼可见,一道白线划出。

  那是飘浮在山谷间的雾气,被这一箭撕开。

  下一刻,飞箭穿过狮旗上方,电般消失在远方。

  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万籁俱寂。

  久久合不拢嘴的,满脸淌汗的安文生回头骂道:“阿弥,你果然是好箭!”

  “你才好贱!”

  苏大为呸了一声:“这把弓我从没摸过,就算神射手也不可能一下射准,你们顶住,待我再射一箭,第一箭是试手,第二箭才显功夫。”

  “阿兄,真的吗?”

  聂苏有些好奇的问。

  李博忙在一旁道:“苏郎君说的有理,便是神射手,换上自己不熟悉的弓箭,也断不可能一箭就中,第一箭是熟悉这弓的力道和脾性,第二箭定然能中。”

  苏大为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感觉手臂酸麻,特别是拇指刚才扣弦的地止,已经磨出一道血痕。

  不禁皱了皱眉。

  他虽然在军中时练过骑射,但平时用的是角弩,没有戴射箭扳指的习惯。

  李博眼尖,一眼看到,忙不迭的从自己手上退下一枚玉扳指道:“我平时也有打猎射箭的习惯,这扳指苏郎先用着。”

  苏大为点头致谢,拿在手里试了试,套上去正好。

  “小心,又来了!”安文生大喊一声。

  耳中听到空气中传出无数蜂鸣般的啸音。

  吐蕃人的箭又到了。

  “小苏,护着我。”

  苏大为吩咐一声,再吸口气,暗运鲸息之术,双眼死死盯着远处那面小小的雪域狮旗,心中暗自祈告:“一定要中,若能射中那旗帜,今,实在不行,咱们晚上再飞,你刚才第二箭就有些透了力了,再射就要伤身了。”

  苏大为虽然神力惊人,但这巨弓所需要的力,也是吓人。

  否则也不可能射出这么超远的射程。

  比起床弩也不遑多让。

  苏大为刚才第二箭,明显就没第一箭那么流畅自如。

  安文生真怕他着急上头,憋出内伤来。

  “少废话,替我防着吐蕃人的箭。”

  苏大为咬牙道:“到晚上咱们也不用飞了,左右是个死,能不能活,就看这一箭。”

  “阿弥!”

  “阿兄!”

  “苏郎君!”

  李博和聂苏、安文生在一旁想劝。

  只见苏大为双脚迈开,重心下沉,双臂沉沉用力。

  一张脸上血色满溢得像要淌出来。

  连眼珠都泛起血丝。

  在他额头上,根根青筋暴起。

  心中锁定狮旗,奋力将巨弓拉至满圆。

  一切的时间,空间,仿佛都停滞住。

  苏大为的呼吸、心跳仿佛都不复存在。

  陷入完全的静止。

  然后,后手手指一松,如风拂弦。

  崩!

  震耳欲聋一声炸响。

  第三箭,化作流星,怒射而出。

  有了前两箭打底,山道中的吐蕃人已经不再如何害怕。

  只觉得悬崖上那射箭的人是不是有毛病,尽整些雷声大,雨点小的玩意。

  有屁用。

  但是下一刻,那箭巨箭,笔直突入吐蕃人的阵中,伴随着惊什么?”

  安文生耳朵微动,诧异的问:“薛仁贵,你是说那个守玄武门的薛仁贵?他什么时候三箭定着,他背起弓,插好剩下的箭,抓过聂苏的手,又在她耳边细细叮嘱一遍注意事项。

  此时,阳光升至近天中的位置。

  前方的云霭刚好散开。

  就仿佛上天替苏大为打开了一道门。

sb261.com 世爵登录网站 88赌城娱乐官网注册最高占成 88赌城娱乐账号注册最高占成 233tyc.com
00sbc.com msc88.com 297msc.com msc182.com 61yh.com
85js.com 60sblive.com 993sun.com xpj6886.com sun998.com
澳门星际棋牌赔率彩金 74gvb.com 菲律宾申博怎么代理登入 msc956.com tyc12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