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临高启明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百六十二节 去梧州(十一)

[字数:4445 更新时间:2020/6/25 7:07:00]




  “……但是蔡兰抽毁文件这事就不同了,知晓这件事的前后不过三四个人,而且没有一个人掌握全貌。你只能拼凑出有这么一挡事,其他细节一概不知。而且还有一个梧州暴乱的事情,给了他销毁关键性文件的充足借口。他只要一口咬定没这回事,谁也无法证伪。”

  “怪不得,怪不得,这老解的心机还真是深。”陈白宾说,“说到底,蔡兰抽毁外调函只是我们知道的,说不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其他泄密事件。性质比他搞了个女奸细严重多了!所以易浩然还活着,蔡兰却已经死了。”

  “是这样。”姬信点头。“解元老算是断尾求生。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将来总有他翻身的机会。”

  “这样岂不是要放过他……”陈白宾原以为姬信多少会有些失望,但是他的表情却十分平静,完全没有失望的意思。

  “小陈,但凡调查牵扯到元老的案子,真相只是一个方面……”

  “更重要的是元老院的利益。对吧。”

  姬信点点头:“是这样。”

  “可是真相如果和归化民、土著的利益相抵触呢……”

  “小陈,元老院的利益和归化民和土著的利益是一致的吗?”

  “这个……”陈白宾有些难以回答了。这问题说起来有些玄妙。按照元老院的公开宣传口径,元老院和人民是一体的,有着共同的利益。从大方向上说也没错。

  但是私下地,元老们都很清楚。他们的利益并不相同――只能说,目标是共同的。

  “其实不一致。”

  “没错。”姬信用一种促膝谈心的口吻说道,“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和土著的利益并相同。地主老爷在剥削他们,我们就不在剥削他们么?当然不是,只不过我们带来了新技术、新制度,提高了生产力,所以我们有更多的剩余价值可以去分给他们。让他们能像个人一样的活下去,过上比过去更好的生活――这就是我们在这个时空存在的最大合法性。

  “但是你想必也看到了,元老院里把归化民、土著视为‘工具’‘炮灰’,甚至是‘人力资源表上的一个数字’的人大有人在,而且这种思维还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同。作为元老作为统治者,或许这么想无可厚非。毕竟人的悲欢并不相同,屁股也不可能坐在同一张板凳上。然而对归化民和土著的轻视会形成一种新的阶级偏见――这种偏见现在已经露头了――一旦它成型了,对我们未来的社会贻害无穷……”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从来不相信元老院会建立什么千年帝国。但是,作为元老院的一员,我希望它能活得更长久些,到穷途末路的那一得这些,未免太……太……”陈白宾有些紧张了,虽然元老们有充分的“言论自由”,但是从来没有人说过类似的话。但凡谈及元老院国家的未来,尽管对很多问题上都有争论,但是几乎所有的元老都是完全正面的想象。

  “太耸人听闻?”姬信笑了笑,又摇了摇头,“一点没有。你还觉得当初郝元的事情么?奇了!易浩然的化名居然也姓郝!哈哈哈”

  这笑声让陈白宾头皮发麻,这的确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巧合。他想起当初郝元和黑尔的报告递送到元老院内部讨论,元老们流露出来的恐惧――那是没有说出来的,发自心底的恐惧……政治保卫局、对外情报局和特侦队在杭州等地对郝元的残余进行了一次近乎疯狂的搜剿。几乎所有和他有接触的人,只要能找到的,全部被秘密缉拿或者暗杀了。

  “我现在所做得这些工作,说起来是在维护归化民和土著的利益,本质上也不过是延缓下某个时刻的到来罢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保护归化民和土著的权利,也就是保护元老院自己……”他喃喃说道,“这不就是保护地球就是保护人类一个意思?”

  姬信点点头:“地球需要人类保护吗?根本不需要。地球不管是毫无生气的荒漠还是郁郁葱葱的生命乐园,对地球本身都没有任何的意思,只对人类的存在有意义罢了。”

  “这么说来,你的工作真得很有意义……”陈白宾由衷的说,“我支持你!回去之后也会多帮你做相关的事情。”

  “你能认可我的想法我就很满意了。要实际做这项工作并不容易。”姬信说,“我们不谈这些了,还是谈工作吧。”

  他们来梧州十多,“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资料,梧州暴乱的全过程事实比较清楚,目前涉案的主要人员中也只有蒋秋婵、宋铭和常青云下落不明,其他人或死或到案,差不多是一网打尽了。所以报告本身并不难写,难得是关于解迩仁的那些情况……”

  说着他看了看姬信,想让他提提意见。

  姬信微微点头,问道:“你觉得哪些部分最为难?”

  “一个是他和蔡兰的男女关系,二是蔡兰接触机密文件的事情。这两个都是大炸弹……”

  “我们调查报告不以风闻为依据,一切都要以事实为依据。”姬信说,“只要有证据的事情,那自然要写上去。”

  反过来说,没有证据的也就不必写了。陈白宾心想,这不是按了解迩仁的路子走了?虽然觉得姬信的方案很妥贴,但是就这么被解迩仁给安排了,他又觉得有些不甘心。

  大约从他表情里看出了他的所想,姬信说:“你不要觉得是中了解迩仁的套路。解迩仁这个教训轻不了,至少要沉寂个三年五载的。也是对现在很多元老的一个警醒。不要自我感觉太好了,随意践踏制度。”

  “我对解元老倒是没什么看法。只是有些担心。蔡兰和解迩仁的关系既然是被认定的,接触机要、泄密这些事也不难被推测出来,到时候听证会上有人揪着这个问题不放怎么办?”

  “这是解迩仁的问题,不是我们的。我们只按照事实说话。谁也不不能说不是。至于解元老,大概在听证会上也会一口咬定自己的那套说辞。反正只要没有证据,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再说了,真要有人对他苦苦相逼,主张元老权利至上的那些元老肯定会跳出来帮他。另外,文、马是他的直接和间接的上级,也不会坐视他被搞得太难堪了――毕竟他们是有领导责任的,也会暗中给予援手。至于其他的外派行政元老,看到解元老被集火,难免会有兔死狐悲之感,所以他的局面虽然险,却不致命。”

  陈白宾很少在工作中听到这么直白的分析,因为熊局的说话向来十分含蓄,而且绝对不会有任何不适合放到公众场合的下的言论。

  两人正在讨论报告的撰写问题,勤务员进来报告:郑二根来了。

  郑二根是来送三合嘴营地的结论报告的。姬信和陈白宾大致翻阅了一下。从结论来看,基本上就是刘有望、蒋佑功等人沆瀣一气,在营地内大搞贪污腐化造成的矛盾激化,最终被常青云所利用。特别提到了刘有望等人在营地内欺男霸女,生活腐化的很多细节。当看到他先后奸**女数十人,又逼死打死上百人之后,姬信不由面露戚色,叹道:“是我们的管理不到位。害了不少无辜的人。”

  “如果不是这样,常青云区区一个书生,又怎么可能掀起如此大的风暴!”陈白宾说道

  “第三枚印章是谁的,他说了吗?”

  “没有,什么都没说。上了手段也没说。”

  “真是奇了怪了。”陈白宾喃喃道,“什么人值得他这么维护?他可不象个讲义气的人。”

  “或许是有什么把柄或者家人在对方手上。”姬信说,“你们查过他周边的社会关系么?”

  “刘有望是个孤儿,在临高就是一文不名的穷小子。他在农业口混了好多年都没出头,到伏波军服役也没有提拔,所以一直没成家。”郑二根说。

  “你先去吧。”陈白宾说。

  “这报告你觉得怎么样?”姬信待郑二根走了之后问道。

  “除了这个第三枚印章没下落之外,sb30.com:其他都还算合情合理。”陈白宾说,“其实这里面也有很多对解迩仁不利的证言,比如刘有望要的戏箱子,还有他对整个三合嘴俘虏营地几乎没有管控和监督,完全是放任自流。”

  “所以说嘛,如果有人要把他搞臭,这些材料足够了。”姬信说,“应该能让他们满意了。”

61pj.com 45sbc.com 玛雅娱乐平台 世爵登录网站 雷火游戏现金最高返水
tyc971.com 715msc.com 988msc.com msc962.com 969tyc.com
362sun.com 788sb.com js81.com sblive15.com 887sun.com
世爵网址导航 tyc155.com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77登入 286tyc.com xpj50.com